泰科钢铁网,钢铁论坛,钢铁技术网、钢铁技术论坛,冶金技术交流

?找回密码
?皇冠现金hg1888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02|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钢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

[复制链接]

473

主题

473

帖子

168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85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5:35:1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皇冠现金hg1888

x
世界冶金三大制造商,汉斯西马克,面条国达涅利,汉斯西门子奥钢联。他们仨占了世界全部每年冶金设备订单的一半以上,看过西马克的一份2008年的报告,大概是说,我们仨货凑一起全世界70%的订单了。剩下的30%由其他所有的冶金设备厂家瓜分。




这些年因为我们大陆制造商的崛起,已经把它们仨挤到了50%了。不过他们还是王者的级别,尤其前面俩货几乎是无所不能的。竞标的时候他俩基本必到的。到了那一通掐啊,掐的真是天昏地暗。




其实世界上还有一个冶金设备制造强国——霓虹国。但是日本的冶金制造企业这些年不行了,因为中国的市场丢得很厉害。要知道当年宝钢一期工程可是日本新日铁总包的。当时新日铁有句话:兔子赚了一个宝山,我们赚了一个金山。




再说点题外话,南棒浦项制铁,也是新日铁总包的,当年造浦项没有钱,韩南棒当时动用了日本赔偿韩国战争损失的钱才造起来的。




这样说起来,东亚钢铁三大王者,新日铁、宝钢、浦项都是新日铁自己搞出来的。




当年造宝钢的时候,其实新日铁的少壮派是不满意的,意思是给韩国人弄了个浦项已经到处抢我们的饭碗了,你们再弄个宝钢,你们这些老头子退休了之,我们怎么办?第一次宝钢的规划是弄了一个圆形物流流向的规划,就是从铁矿上料到最后成品出厂都在同一个港口。好处是漂亮节约地方,坏处就是这没法扩产啊!说白了就是规划多少产量就是多少产量。当时高层因为对宝钢还有争议,毕竟投资太大了,也怕下面的人给他们设套,建着建着再让他们继续跟着投资。计划经济下的兔子们上下都贼着呢,一开始给大兔子画个小苹果,最后小兔子弄出个西瓜来的事情不少。看看这个规划方案好,不用担心这帮小子再来坑我了,方案都快批下来了。宝钢的总设计师林兴当时就不同意,就抓来了新日铁的总师,跟他谈了整整一天,最终说服了这位老先生,由他们一起出面,重新出了个新方案。也就是现在的宝钢:物流流向是“一”字状的,这样扩产很容易,只要把地留好了就可以了。应该说当时那批老的本子对中国人民是有负罪感的,也是真心想为中国人做点事情的。当时那位老先生五十多岁了,他出完了这个方案回国就被少壮派猛烈攻击得退休了。宝钢建厂20周年的时候,这位老先生还被请回了中国,当时的宝钢董事长专门敬了他一杯酒,感谢他为宝钢的贡献。




不过当时兔子的冶金设备制造能力确实是比较差的,几乎可以说是一穷二白。新日铁代表了全世界冶金生产和制造的最高水平。当时286访问日本,带着一帮冶金部的老大去参观新日铁,当时进去之后完全傻掉了:原来钢铁是可以这样生产的!窗明几净,员工穿着干干净净的工作服坐在办公室里按着电钮就可以生产了。汽车都是用的冷轧板,光亮干净,还轻薄。兔子生产的汽车,当时都是用的粗笨的热轧板。在当时的兔子心目中,钢铁工业是关系着战争的,这差距还了得!所以286访日的时候对着当时的本子首相,亲切地指出:“我就要讷个!”请按照新日铁最先进的君津厂的样子给我们也造一个。宝钢一期其实就是新日铁君津厂。




兔子花了300个亿造了宝钢一期。70年年代末的300个亿啊!当时有句话,十亿人民每个人都给宝钢投了30块钱。当时一个月工资才30块钱。不过一期的时候对中国冶金设备制造提升不大,基本都是进口。要说日本鬼子做事挺踏实的,连汽车吊、打桩机什么的都自己带过来了。但对兔子的好处是开阔了眼界。我靠,原来可以这样干,我靠,原来可以那样干。。。基本就是当时真实的状态。




宝钢一期做完之后,还多余了点银子。当时中国最缺什么?高等级的钢管---工业的血管!说点老话,大家别看铁人王进喜那张照片那么帅,但是铁人开发大庆当时用的钻杆都是日本进口的。就在一期末的时候宝钢引进了汉斯家的钢管厂。也开始了中国第一次合作制造。所谓合作制造就是,老外出图纸中国人把东西造出来,老外派监理来负责质量监督。其实这个合作制造体制就是一种技术转让。中国人从那时候开始,从本子汉斯面条手里一点点的把世界冶金技术学到了手里。




当时挑的国内合作制造厂是太原重工,厂长名字是贾庆林。这个项目当时是天字第一号工程。老贾对太重真的没说的,多少年之后调研宝钢还不忘替太重要点合同。不过可惜的是,这个钢管厂做出来并不是很成功。老是不能达产。对于钢铁企业来说,如果老是不达产,基本上就是老是亏损的节奏。因为当时引进的技术太多了,其实当时汉斯也没吃透这套东西就给兔子家用上了,药吃的不少。当时冶金部老大叫李东冶(没错他就叫这个名字,真是命中注定啊!东方大国的冶金部长)到宝钢开会都说:我看这个厂是没希望了。不过老是不达产,好处是就会逼着大家拼命去吃透这套东西。如果一上来稀里哗啦就干成了,谁还敢去改老外的东西啊。经过八年时间打了一个抗日战争的时间后终于达产了。又花了几年时间,宝钢人甚至让这套设备达到了超产60%甚至100%。汉斯到处造钢管厂,但汉斯家承认宝钢这套设备是被客户玩得最好的。国内现在钢管设备制造跟汉斯家基本是同代水平。汉斯会弄的国内都会弄了。什么俩辊三辊连轧,目前的差距主要是可靠性上,汉斯家的相对耐造一点。现在哪怕是最高端的核电管轧机,兔子家西重所这帮人也搞出来了,可惜没人敢买,毕竟核电管不是开玩笑的。目前还主要是买汉斯家的。本子家也有但是本子家不卖,很明确不能再帮这些兔子了。




宝钢一期正在弄着,宝钢二期就给提上了议事日程。不弄不行啊,一期其实就弄了个港口、炼焦、炼铁炼钢、连铸到钢锭就结束了。用钢铁行业的话说,只有坯没有材!要轧成钢材才能发财啊。只挣小钱钱什么的兔子肯定不爱啦,就找来了本子和汉斯:你们的,热轧、冷轧的干活。




本子和汉斯这个开心啊,小本本一阵狂记然后开出来一个报价单。合同签订好后,宝钢遇到了下马风。当时中国的经济学界已经普遍认为宝钢肯定是个坑爹货,早晚肯定要完蛋。当时的冶金部部长都在全国人大被代表们骂的狗血喷头,脑袋都抬不起来。大兔子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宝钢下马。当时力主宝钢的一批兔子急得要命。但是决策还是下来了。宝钢当时的老板决定阳奉阴违,暂时停止安装,但是安装好的东西能调试的全部开始调试,不能调试的全部封存,妥妥的封存。本子和汉斯得到这个消息大叫不好,就拼命的发货,因为按照合同,只要发货了就必须给钱。不发货的还可以问兔子要索赔款。据说这个合同最后索赔了兔子俩个多亿。




最后在286面前,有俩个选项,一个是yes,一个是no,后面是俩派红了眼的兔子,都要灭此钢厂的感觉。于是召开了一个大会,俩派兔子红着眼睛坐到了一起。no派先发功:浪费民脂民膏拳打了出来,接着费用无底洞腿也跟了过去。yes派见势不妙,就使出了百里之行已九十的掌法接招。大意就是现在200多个亿已经砸下去了,只要再投一点小钱,10几个亿就可以搞定开始生产了。不投前面200多亿也要浪费了。知道为什么大兔子被坑怕了吧,大兔子就怕我这十几亿再投下去你再来找我要,说再来十几个亿,否则你前面200多个又浪费了。如此这般几次循环的事情其实在兔子的建设史上并不罕见。不过这次说这个话的是李国豪,286感觉他靠谱,最终拍板。yes!no派吐血而去,积蓄力量准备再战。




再来说宝钢的选址,其实当年宝钢的选址有两个:一个是现在的宁波北仑,一个是上海宝山。北仑好处是基础地质比较好,地层比较硬,矿山运输也比较好运,旁边就是个大北仑港。缺点是宁波的工业基础比较差,能不能支撑这么大一个项目很难讲。




宝山好处靠着上海,运输好,但是港口没有北仑大,要从马迹山倒一次船。其实现在的兔子恐怕很难想象,当时很多经济兔反对这个项目有一个很大的理由就是宝钢的高炉只能吃进口矿,怕外国卡我们的脖子,因为被西方封锁怕了嘛。当时有一批人就是主张说不用担心我们去买他们的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这是最早的一批市场经济学者。对于计划经济下熏陶出来的学者,有前面的担心也不应该怪他们。




接着说,上海地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地层偏软,要知道,对于钢铁轧机生产线而言,0.1毫米的差异沉降都是不允许的。经过重庆钢铁设计院一帮兔子拼命的工作,他们在一个月里完成了新日铁预言要半年才能完成的工作,计算出来当时要往地下打十几亿的钢桩就可以在上面安装轧机了。当时很多人一想:TM的你还没给我生产钢铁你先让我往下打价值十几亿的钢铁,就心疼得要命,这也是反对的一个理由。到现在我还能看到一些冶金建设的论文讲当时应该建在北仑,这样就可以省下这十几个亿。不过历史已经证明宝钢是正确的,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




最终因为上海雄厚的工业基础和考虑到要给上海经济助力的想法,最终宝钢花落上海。不过上海的兔子白高兴了一场,当时冶金部派了一个很牛的副部长在宝钢当老大,这位老大有句名言:宝钢是全国兔子的宝钢。所以弄出来的钢材要全国调拨,哪怕是朱镕基当时做着上海市长找他要点资源都不给的。




宝钢一期建设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次很大的事件就是高炉当时往长江方向偏移了几毫米,这可是塌天大事啊。当时曾经有人据此上书说宝钢要滑到长江里去了。这还了得!




中央组织了一个很大的调查团到了宝钢调查这件事情。当时调查组的技术负责人就是李国豪先生。李先生是中国在力学方面的权威,经过他的计算,这次滑移不会发展而且这次滑移不会影响未来的使用,并且他在这份报告上签字告诉中央他来负责,最终力排众议促成了宝钢继续建设。宝钢20周年感谢六个技术专家,李先生名列第一。




宝钢重新上马后,那些采购的冷轧、热轧陆续到货,开始安装,宝钢第一条热轧线是西汉斯的德马格公司负责总包,应该说汉斯货更对兔子的胃口,第一汉斯货可以超产,可以超轧机能力生产。到现在这第一条热轧线还在给宝钢贡献着力量,其次专门吃硬活,有什么难轧的都让它干。本子货呢很难超产也很难超能力生产,基本一超就完蛋了,跟他们的车一个脾气。我不能说他不对,我只能说这是俩个国家的国民性格的区别,一个是大陆国家,一个是海岛国家。海岛国家资源短缺,什么东西都是要精打细算。




到了第二条热轧开始招标的时候兔子已经学精了。把本子和汉斯各自叫到小黑屋:把报价给出来,你妹的,居然差不多!还说不坑我,你们不串标怎么会价格差不多?当时兔子也做了很多功课了,知道这报价水分很大。就照头一刀告诉俩家:这次兔子哥爽气的很,谁肯降一个亿美刀就给谁。合同总共大概是7个亿美刀,这下子本子和汉斯都跳起来了,不玩了都装模作样要走。这次兔老大稳坐钓鱼台,本子和汉斯各自在外面转了一圈,咦?兔老大怎么没来拉我?这跟写好的剧本不一样吗。




汉斯回来后,巴拉巴拉的讲了很多;成本很贵啦,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啦。兔老大嘴一撇;叉出去!本子回来后,也是巴拉巴拉讲了很多。兔老大正要嘴一撇,本子刷拉跪下了:没有骗你,你也没看错,当时本子的谈判代表跪下来了!!眼泪也下来了。“大锅,哥也要混饭吃的!你这价钱摆明了要砸我吃饭的家伙啊!”兔老大赶紧上去搀扶这位本子兄,“熟归熟,你再跪我也不能给你加钱啊,要不你回去给你家老大再商量商量这价钱到底行不行,我知道你有得赚,可以做的!”经过本子家老大的批准,最终他们降了这一个亿美刀赢得了这个合同。这位下跪的本子也因为能为了公司的利益而肯做出巨大的牺牲回国提拔升到重要职务。汉斯家的谈判代表是一位冶金专家,是大师级的专家,宝钢热轧第一条线就是他一手造起来的。当时他知道结果之后,泪眼朦胧,说我回去就要退休了能不能让我再去看看我的孩子们。宝钢同意了,这位老先生就走到宝钢热轧车间,一边摸着那些设备一边嚎啕大哭。




作为钢铁行业轧机这一块,最反映技术能力的就是冷轧、热轧连轧机。目前国内负责这一块的是中国一重和二重,一重现在已经开发出来了1700热轧连轧机,而且已经在鞍钢用上了。这个是大牛级别!不过最厉害的冷轧连轧机国内现在还搞不出来或者是搞得出来但是没人敢买。我挺佩服鞍钢的,这种钢厂吃螃蟹可不是一般的吃螃蟹,一条线投资就是几十个亿,万一完蛋了那可真是大事。一重和鞍钢靠这个1700,获得了一年的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我说,理所当然,这些年国内已经很少有新投产的冷轧线了,毕竟前些年进口的太多、产量严重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们自己生产的冷轧线。




随着兔子这些年的进步,就比如冷轧和热轧线,价格已经被严重的打下来了。第一条热轧线当时投资50个亿,现在一条线只需要20个亿就可以了。这都拜托这个合作制造啊。




当时宝钢又要买新热轧线,汉斯家德马格打败了自己的同胞西马克兴冲冲的谈好了这个合同。签字前宝钢说,慢着,我这里要有合作制造。德马格的老大马上脑袋狂摇,no!no!no!我们不要合作制造。宝钢马上说,那好,西马克回来,你同意合作制造吗?西马克老大马上点头:没问题!最后谈下来70%的重量由一重合作制造。大家会不会奇怪为啥西马克这么好说话,德马格那么难说话。其实很简单,德马格在德国有点国企的感觉,很大、很国企,所以很牛,西马克是民营企业家族企业,只要有钱赚,管你东西南北。现在德马格的冶金部门已经被西马克收购了,失去了兔子的市场或者不适应兔子的游戏规则就要被淘汰。




就这样开始了慢慢的合作制造,兔子一点点的从老外那里学东西。




兔子家钢铁的老大是谁?徐匡迪!此公牛皮的山呼海啸当年在牛家留学时候解决了北海油田钢管腐蚀的大问题,牛家要留他当北海油田技术部门的老大,可以拿股权那种。年薪都是百万牛蒡。徐老大挥一挥衣袖就回了国。跟朱镕基一起坐飞机在老朱面前痛骂计委是坨便便。老朱记在了心里,过段时间提拔上海计委老大,老朱点了徐老大的名。徐老大这下子傻了,跑来找老朱,我最讨厌计委拉,老朱哈哈大笑,我就是要提拔一个讨厌计委的人当计委老大!就这样老徐坐上了仕途的直升飞机。一直坐到上海市长。他竞选上海市长的时候,有一句名言,我不贪污腐败。不过这句话让那朵黄色的菊花非常不爽。全上海都知道黄色菊花是个啥啥啥。在一任市长满以后想办法没让他当上海书记送到工程院当院长了事。




徐老大还是很关心中华的安危的,宝钢特钢养了一大堆不赚钱的设备,这种设备通用能力很强,但通用能力强了就意味着针对产品你很难赚钱。人家都是专门设计的设备区做这些产品,成材率低。当时宝钢老大想关掉这些企业。徐老大找到他,为中华军工安危计你必须要养着这些设备还要生产!宝钢只好咬着牙继续维持这些生产线。




说点国内的短板,现在最大的差别还是在液压和控制,尤其是高精度的AGC液压设备这一块。一说到伺服系统和比例系统国内基本就抓瞎了,国内现在能做一点伺服和比例的基本都在军工,对外不怎么开放的,比如歼十上面就有这些设备。沈飞和成飞都能干,他们的东西我估计肯定超级贵,都是国家亏钱给他们玩。目前冶金这一块基本都是进口力士乐和parker这些老外的,歼十上面的东西他们也想去找老外买,不过老外不肯卖,有个力士乐的工程师给我说,noarmy。有个小项目力士乐中国一帮人偷偷摸摸给成飞做了,后来报的时候汉斯来的人就左查右查问他们是不是卖给军方了,这种东西只有军方才会用云云。这些家伙吓得要死,忽悠了半天才忽悠过去,我估计德国也不敢查的太深,毕竟在德国这种事情也是上不得台面的。




国内现在搞液压的企业,我感觉还都规模太小,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把国内这些搞液压的企业从军工到民用整合一下,否则怎么跟力士乐这样的巨人对抗啊。我去参观过力士乐,印象深刻啊!我也参观过国内的液压企业,实在是人少兵少、研发能力不足。对液压这种技术超级密集的企业来讲,国内的华德啊、立新啊都不能看。最近三一投了一百多亿在弄多路阀,还是太少了。当年力士乐曾经被卖过一次,博世花了200亿美刀现金把它买下来了,据说第一次报价20亿美刀,兔子曾经穿个马甲也想来买,觉得这价钱还可以,到了第二轮第三轮就上百亿美刀了。。。兔子就灰溜溜的回去了。




液压是真正的重工的心脏,灵魂。在人类可预见的未来,液压都以占地面积小,同等重量下力量大的优势可以跟电动机继续对抗下去。




应该讲,钢铁设备工业已经快30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突破了,30年前比例系统的发明让钢铁工业可以很容易实现精度控制,过去要精读控制只能依靠昂贵的伺服或者机械系统。比例系统出现以后一下子让他们都变成了渣渣。除了在一些精度要求变态高的地方外,伺服已经从钢铁系统里面消失了。不过兔子家现在在液压控制上还是差的很多。




现在钢铁设备制造业也走到了一个拐点,必须有大的技术突破,否则不会有大的新上设备潮了。欧洲现在年轻人也不想做冶金设备。都太辛苦了,赚钱太慢。我在德国看他们也是一些老人在撑着,年轻人基本都是三等四等的小伙子。国内现在企业撑大梁的还是比较年轻的,而且还有很多的年轻人进来,我也认为钢铁设备制造业的未来肯定在国内。




再说个故事吧,当年宝钢买了一台德国造的坦克吊就是履带式的吊车,为了加快建设进度。这货很重,当时必须要从宝山一座修了70年的老桥送到宝钢去,当时找到了桥梁专家王铁梦。让它来评估这座桥行不行。当时这座桥已经有裂缝了。王铁梦最后算出来:五公里时速,这个吊车可以通过,然后开坦克吊的兔子写好了遗书就开车过桥了,王铁梦自己站在那座桥下看动静。顺利通过!有人问王铁梦万一塌了怎么办,他说第一,我算的没问题。第二,真塌了我也肯定被砸死在桥底下了。




中国的脊梁是谁,就是这些默默奉献的工程师,那些拼命干、玩命干的人。宝钢曾乐就是一个,他是中国搞显微焊接的第一人。其实,显微焊接这种东西也都是逼出来的,它的用处主要就是那些昂贵周期长的备件。钢厂里面那些重要的齿轮,大小能比你家房子还要大,但是这么大的齿轮也会出问题的,比如一个齿咬坏了,是不是就废了?去买新的就算你有钱也买不到啊,做不出来啊!过去新日铁就给宝钢留过这种麻烦,一个巨型的零件坏了,开始的时候宝钢要求买备件,但是新日铁说这个零件就不会坏。可是这货他就真的坏了!告诉新日铁新日铁也傻了,我们也没备件啊。重新做一个最快也要半年,咋办?宝钢是不能停的,停了就是天大的事故,2000年以前,宝钢停3天的事故要上报到国务院的,他喵的你让我停半年等你?




结果曾乐站出来说,我能修好它。显微焊接实际就是把坏了的东西原模原样的装上去,然后他利用显微设备,一点点的把它焊接起来。最后修补一下。结果装上去没问题,设备又跑起来了。那边赶紧的去买备件。




这种东西听着很简单,但要做好而且要负责真的是很花功夫的,曾乐当时研究这个东西的时候没有实验室,就自己弄个炉子在自己家里研究。搞焊接的都知道,那些焊剂什么的毒性很大的,焊丝融化的时候那种金属毒雾很厉害的,他也没什么防护设备,就这样硬是给中国开创了这门学科:显微焊接。曾乐去世很早,大概50多岁就因为肝癌去世了,实际就是因为长期中毒引发的癌症。大师远去,长江为之呜咽!




变频器这是电动机技术的一大突破。冶金技术的发动机就是动力源,一共分为两大块,一块是电动机,一块是液压。南车这帮兄弟突破的电动机技术的变频器技术。因为电机到底动多少,就靠这个变频器来控制的。我自己不是做电器的,不是太明白,不过我知道,我过去用的变频器基本都是西门子的。如果这次是国产的变频器,这活干得漂亮。




第二大块就是液压的液压泵,现在国内柱塞泵什么的都做出来了,但还是在功率压力流量控制上还是没力士乐好。就是有了一个强健的身体,但是脑子不太好用。我看过力士乐设计的那种控制系统,复杂的一塌糊涂,国内这批搞液压的民用企业是没办法跟他们竞争的,差的太多了。像立新液压件厂总共一千多人,力士乐光搞研发的人就有这么多。而且国内搞液压的厂普遍不搞电气,基本电气都外包,更不要说软件了。这还怎么跟力士乐这种从机械到电器到软件都自己搞的巨人企业竞争?




想起来巴顿说过的一句话,为国捐躯很高尚,让敌人为国捐躯则他妈的高明。




这里就是一个高明和高尚的故事。高炉旁边有一个冷却水塔,说白了就是一个钢铁做壳子的大水球,高高的耸立在空中,你如果去看过高炉,肯定能看到的。当年新日铁给宝钢做的第一个水球就没设计好,结果搞起来就掉下来了。负责的新日铁设计工程师就跳海了。




后来这活交给了兔子干,当时负责的兔子也被大兔子叮嘱过,如果你搞上去也掉下来,我也让你去跳海。这帮兔子拼命在那里干了半年。成功把这个水球送了上去。恩!现在兔子的高炉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一流!卖到了本子那里去了。




看到前面有人问起三哥家的钢铁来了。唠几句,三哥家钢铁肯定比兔子家是有差距的了。今年兔子家的钢管卖不出去了都卖到三哥家去了,三哥家几个钢管厂全部死掉了。三哥家的钢管质量差东西还贵。三哥家自己有一定的钢铁设备制造能力,不过挺差的,主机都是世界造他们搞点辅机什么的,兔子家很多厂都在三哥家有办事处,应该跟我们改开初期的水平差不多。我曾经陪着一个三哥的大领导在中国参观天津的一个冶金制造企业,说实话,我看来那个厂在中国最多算二流。这个三哥激动得不行,不停的给我说你应为你的国家骄傲。我想,这他秒的哪跟哪,我要带你去看看中国三大重还不吓死你。




米塔尔集团本身是靠收购起家的,他在收购阿赛洛集团之前实际就是个高线和建筑钢生产企业。但是运气好赶上了全球2000年到2008年这次建设高潮,硬是靠螺纹钢这种低端产品攒齐了巨额资金。不过我要说,那些年国内的民营钢铁企业也是赚足了钞票。投资一个亿,弄一条烂高线轧线材和螺纹钢,一个月赚1个亿都不是难事。阿赛洛呢,在业界内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那种企业,号称总部储藏的红酒就可以把整个欧州买下。




前面说过力士乐被卖过一次的事情,这事说起来跟香港的李嘉诚李老兔还有点关系。力士乐被卖那次,李老兔狂赚1000亿港币。




这事说来话长了,汉斯家曾经有个牛皮哄哄的企业,不比西门子差多少的曼内斯曼集团!下面有汽车、钢铁、电信等等企业(力士乐也是旗下一个小企业)。年产值那也是几百亿欧元的。老李当年就在这个公司投资买了些股权据说有15个点(老李有钱啊)。新上来一个老大,他是从冶金这个业务部门提上来的,这老大很有眼力劲看到了电信业的发展潜力。就收购了汉斯家电信,一直收到牛家的沃达丰。沃达丰不干了,反击!恶意反收购。




这种时候双方就是剑拔弩张,各种资源都要整合好,当年老李兔就经常坐着私人飞机去汉斯家,据说老李拍着胸脯说我会挺你的曼内斯斯。然后就把这十五个点高价卖给了沃达丰狂赚1000亿港币,然后鸡家电信倒戈把所持股份转给了沃达丰。曼内斯曼撑不住了被反收购成功。当时曼内斯曼ceo在同意被收购的合同上签这个字就拿了600万欧元。等事情过去了,汉斯家炸锅了,我们这么牛逼的企业就这么被你们祸害完了?你600万拿的挺爽啊!抓起来判刑,好像判了3年还是4年。600万欧元反正是不退了。很多汉斯家报纸说着牢坐的值,一天值多少万欧元。




然后力士乐就被沃达丰卖掉了,被博世收购成功。这就是力士乐被收购的过程。




如果说热连轧机和冷连轧机是钢铁轧机的明珠,那么宽厚板轧机就是轧机之王!你看过一个辊子有十几米长,3米粗吗?轧机的一片框架几百吨吗?他的液压站就像迷宫一样,他的气势就像站立在天地间的武神!那就是我们的宽厚板轧机!




大家经常喜欢讨论的航母甲板,就是宽厚板轧机轧出来的。中国自己国产在78年曾经做出过一套宽厚板轧机,在舞阳,宽度4300mm。应该讲这套技术当时是吃透了的,但后面随着80年出现的比例系统,国外的钢铁技术可以讲是突飞猛进,兔子当时就是跟着跑了,连这个活怎么干都忘了。




后面宝钢上宽厚板的时候就买的汉斯家轧机,当时世界上也是分俩派,一派是汉斯家技术,一派是本子家技术。一开始宝钢其实有点倾向于本子家,但是当时好死不死小泉当首相,两国关系差得要命。宝钢要买本子家消息一放出来就有人上书386说宝钢卖国居然买日本的东西!据说当时国资委那边被告状信差点淹死。国资委告诉宝钢,省省心吧。差不多汉斯把价钱压下来就买汉斯家的吧,让我们多活几年,当时宝钢也没办法就买了汉斯家的。




这台宽厚板轧机在二重制造的时候也出过大纰漏。当时一片框架铸造出现大问题,有大裂缝。最后这个裂缝被刨干净后发现这个坑可以一个大男人睡在里面不挤。这下子都傻眼了,这框架还能用吗?不能用这还不完蛋了,关键是时间来不及了。最后汉斯家派了一队老外过来评估,评估了半天出了一个修复方案。说白了就是堆焊,用氩弧焊把这个坑堆平,整整焊了三个月!用掉了20吨焊条总算这个坑堆平了。汉斯家又一队老外来了,带着超探等仪器侧了半天给了一个结果;限制使用,只能使用轧制能力的70%。否则可能引起无法预计的后果。




据传闻,航母的钢板就是这台轧机干出来的,因为有段时间海军的军代表在这里呆了很久。当然也有传闻说是舞阳干出来的。舞阳那台国产宽厚板轧机因为工艺熟,因为设计都是自己干的吗,很多有难度的活敢探索。到现在还宝刀不老。当年造鸟巢的时候全国的宽厚板厂长在一起开会,轧最后的那个460钢120厚的板的时候,连宝钢都不敢接。最后是舞阳这台老爷爷轧机啃下来的,宝钢不敢接还是因为那个缺陷。前些年宽厚板效益好得要命当时外号印钞机啊。不过现在国内宽厚板轧机太多了,沙钢有了,鞍钢有了,唐钢也在弄。应该有十几台宽厚板轧机了。




设备是不愁了,要静下心来好好探索一下工艺了。




一窝蜂还是兔子家的大问题,看你赚钱我就也要弄。地方都有钱投资就是了。呼啦啦现在宽厚板也赔钱真是无奈。




再说一个轶事吧,武钢的。当年武钢造新的焊管生产线,当时也是汉斯家和本子家的来投标。汉斯家报了7亿,本子家报了2亿。汉斯家投标的人一开标就坐飞机回汉斯家了,这绝逼完蛋了。本子家欢欢喜喜的开始准备开庆功酒了。




武钢的人到处打电话找汉斯家的,后来打通了。汉斯家这货说我已经因为丢了合同在家跪搓板了啊。武钢的人大怒:马上滚回来,谁说你没戏了?这斯马上飞奔到机场定最早的灰机灰到了中华家。然后坐在那里谈,谈到最后,汉斯家说4亿,不能再少了,最后这单花落汉斯家。




要说这事呢,兔子办的有点不地道,但据说武钢老大极其讨厌本子家,宁可买贵的汉斯绝不买本子家的。本子家收买了一些汉奸,这个我就不点名了还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本就把武钢告到了国资委,说武钢不按照wto了,高价中标了。国资委就派了一个调查组到了武钢,查的武钢上下鸡飞狗跳。其实呢,跟汉斯家做生意真的没回扣。汉斯家真抓人,你在海外做生意也抓人。所以武钢这帮人倒也心里淡定。查了半天没查出问题来。国资委收兵回营,告诉本子没问题,人家就是觉得汉斯油纸包的货好,备件300米内能挖到。本子差点没气死,不过也从此得罪了武钢,武钢宣布封杀那个本子公司。




铁矿石世界上有三个国家有富铁矿,最好的富矿。分别是袋鼠国、足球国、三哥家。经过地质学家的勘察,其实这都是一个矿带,这条矿带从足球国启动跨过太平洋,到袋鼠国登陆然后转了个弯到兔子家海南岛留了一点点然后就奔着三哥家去了。所以中国也是有富矿的,就是海南岛的不过太少了。国内主要的矿贫矿多,而且还带着大量伴生矿。像鞍山那边的号称选过的矿,其实铁含量还没袋鼠国家里直接挖出来的矿好。




袋鼠国力拓送给宝钢总部有一块铁矿石,那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块纯的三氧化二铁,看着真是让人羡慕啊。宝钢从建设时期开始就是准备吃这种精铁矿的,当时因为这个还争论了很久。后来是286力排众议同意了这个项目。不过286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国家现在有这么大量的钢铁产量,需要进口那么多的精铁矿。那时候看,整个中国有四千万吨钢,宝钢500万吨,国外能赚我们多少钱?可是没想到三十年后。兔子家居然需要进口那么多的铁矿石。




说起来铁矿石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宝钢负责谈,到后来被举国上下骂没本事。谈不下来,让钢铁协会上去谈,还是谈不下来。现在媒体都不大提了,最近因为钢铁业整体形势不好,矿石企业也牛不起来了,到处都在降价。矿石企业现在都有点后悔,就是因为他们的强势,破坏了过去的游戏规则,现在重新建立游戏规则实在是太困难了,毕竟谁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想起我们过去还有规则的。




其实最早的铁矿石谈判跟现在的一家一户一年一谈对谈是不一样的。当时是亚洲代表新日铁、宝钢、浦项分别跟三大矿山对谈,只要有一家谈下来了,比如新日铁跟三大矿山的一家谈下来了,然后剩下的所有钢铁企业和矿山都必须要跟进这一年。后来随着铁矿石价格一路走高,矿山就算算自己的荷包觉得赚的少了,就开始不肯再这么谈,要求我自己的价钱我自己做主。从此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




三大矿山跟钢铁公司的关系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三大矿山只有一种客户,那就是钢铁公司,钢铁公司也只能到三大矿山那里去买铁矿石。大家是一种共生的关系。那么这个价格的谈判,就是一种对下游利益的分配谈判。所以伴随着03年以后全球钢铁价格的高企,那么铁矿山价格水涨船高是谁也阻止不了的。换谁去谈都是涨价,只不过是涨多少的问题罢了。要知道03年到08年这几年,全国的钢铁企业,无论国企还是民企几乎都赚的是盆满钵满。




宝钢的谈判代表是一个香港人,我估计是他比较熟悉国际上的情况,毕竟中国那时候还是非常缺少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的。谈了几年后被全国的媒体骂的受不了了,换成了中钢协去谈。当时我看到换成中钢协我就想这肯定输得更惨。因为我已经说了,这种谈判实际就是利益的分成,那么谁能最大限度的保住自己的内部价格秘密,谁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过去宝钢一家去谈,这样只要几个宝钢的大领导内部通好气就



可以谈了,这样价格保密问题比较容易解决,出了问题也好查责任人。但是换了中钢协,要知道中钢协首先他只是一个行业协会,并没有什么对宝钢、鞍钢这样的超级企业的管辖权。第二,行业协会就有一大堆会员,到时候你内部形成了个什么决议,那你肯定要通报给下面一大堆的会员单位,这种信息的来往最容易丢失秘密。果然,事后传出信息,几乎中钢协每次刚形成关于价格谈判的内部会议纪要,那边三大矿山都瞬间得到了。





这些人闹得越来越不像话,最终激怒了政府,开始抓人了。先是抓了一大帮子袋鼠国的人,然后开始抓兔子内部的叛徒。还有很多民营企业的老板等等。铁矿石行业风声鹤唳。




其实,铁矿石兔子之所以谈的不好。那就是兔子家当时有一个让人非常蛋疼的铁矿石价格二元制体制。就是80年代出现的双轨制,那时候官倒很多人就是靠着这种内部价格外部价格的二元制发的财。不知道为什么80年代就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双轨制一直在铁矿石行业保持到了2008还是2009年才被废除掉。兔子家当时铁矿石价格是这样的,一部分是由配额的,这部分价格就是那个宝钢谈出来的价格。还有一部分是没有配额的,这部分价格比宝钢谈出来的价格还要贵30-50个点,这就是二元制。配额的分配权都在宝钢这些国企手里,铁矿石每年进出口都是几百亿千亿美刀计的。你想想这个钱几乎可以让资本家去杀人!一个国家的人!宝钢自己靠着卖矿石配额年赚到的钱都是百亿计,这可比辛辛苦苦炼铁打铁容易多了。这样的利益机制本身就是有着巨大问题的。所以宝钢对于矿石涨价心里也是无可无不可的,反正你涨了我卖配额赚的钱更多了。




而占着兔子家钢铁产能三分之二以上的民营钢铁企业却无配额可用。只能靠去国企你那里买一点配额或者去找三大矿山高价买货,这样三大矿山就更加骄横霸气,跟宝钢谈判时就是一个字涨,不涨我就卖给民营企业。反正东方不亮西方亮。后来兔子家高层最终废除了这个铁矿石配额制,让民营和国营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像日照钢铁杜双华这些民营企业老板当时为了可以从三大矿山那里买便宜的铁矿石,都是主动的送别墅和巨额现金给三大矿山在中国的代理商。他自己就解释,我送一套别墅1000万,但是他给我一顿铁矿石降个100美元我一年要多赚几十个亿!




想当时三大矿山在兔子家的兔子代理人,家产不上亿都不好意思出门打招呼。其实不光本子家在三大矿山有股份,兔子家也有,棒子家也有。都不傻,兔子还在澳洲合资建设了一个矿山公司(号称世界第四大,FMG)。




但是铁矿石这种东西对每个国家来说都是战略资源,我现在缺钱稍微分你一杯羹可以的,本子家也不可能在足球国和袋鼠国能捞到多少股份,更加不可能去控制。而且现在矿石价格一路走低,三大矿山早已不复过去土豪的风光。我还遇到一个巴西来的铁矿石客户让我帮他推销铁矿石,说价格好商量,都是一流精品矿。船已经到了港口了还没客户。老兄急的要跳楼。而且巨型的矿山每年各种费用巨大,不可能停下来等价格回涨再生产。很多时候他们宁可亏损也要生产。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F 禁闻视频 t.cn/RxBCc6q “绝不照搬西方模式”西方模式是什么?不敢说.①新闻自由,不敢搬,因为害怕人民监督.②官员财产公开,不敢搬,因为害怕腐败曝光.③官员选举产生,不敢搬,因为害怕人民不 ? 发表于 2018-8-27 07:57



上一篇:钢材分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皇冠现金hg1888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泰科钢铁网 ( 京ICP备15015126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